日常呗

死不张扬离奇离职事件(下)

December 02, 2019

CEO 在听了我的回答后,颇感吃惊的询问我为什么。

出于两点考虑

首先,经常听别人说,要跳出自己的舒适圈才能成长,虽然我的舒适圈早连影儿都没了,但我的确能够从老乔那里学到东西,我也没奢望过要和他成为好朋友,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,牙一咬忍一忍也就过了。

其次,对于现在的情况,你大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即使我们下面的人都被老乔给逼走了。只要有他在,他照样能带领一波又一波的新人顶上去。而你在意我的感受,我已知足。我们中国有句老话,知足者常乐。

CEO 听完面带微笑点点头,看来很满意我的回答。

肉酱,我给你说吧,你其实是唯一一个作出肯定答复的,听到你这样说,我感到很欣慰。

好,我明白了,你出去把老乔给我叫进来。

离开会议室,硬着头皮走到老乔座位旁。

乔爷,老板有事找您。

风雨欲来

办公室鸦雀无声。

我也没闲功夫理会那些叛徒,再次在脑袋中把待会儿乔帮主破门而出后的应对之法走了一遍。

最关键的一点,待会儿求饶得用母语喊出来,这个节骨眼上,要一紧张英语卡壳了,分分中让我见血,不能冒这个险。而且,办公室就我和老乔能听懂普通话,到时候老乔真的被扫地出门了,剩下的同事虽然还得继续相处,他们要问起当时我说的啥,我就说,当时我对老乔说:

老乔,你敢动武!劳资分分中把你按到地上摩擦!

这样一来颜面也保住了,万全之计啊!

正在这时候,门被推开,一个衣着时髦的日本女孩走了进来…

被今天早上这事一闹,大家都忘了今天是实习生第一天来上班的日子。公司自成立以来还没有来过程序媛,那些叛徒们都激动了,纷纷上前自我介绍,办公室的气氛也终于缓和了一点。

捡回一条命

只听见哐的一声,会议室的门被重重的关在了乔帮主的身后,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,侧耳一听,乔帮主那落脚声,尼玛,这是亢龙有悔的步子啊!降龙十八掌还有五秒钟抵达现场!

咦?这第二步力道顿去,我转身一看,只见乔帮主的眼光落在了实习生的身上,原本犀利的眼神瞬间充满了柔情,拽紧的拳头也松开了来。随后乔帮主一声不吭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,继续写着他的代码。

那天余下的时间,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一样。等我上完周五的日语课出来的时候,太阳已下山,办公室已不见了乔帮主的身影…

尘埃落定

周一早上一到公司,依旧不见乔帮主。等到 10 点正式开工的时候,CEO 把所有开发人员召集到办公室。

感谢上周五大家的反馈,你们也看到了,收集了大家的意见后,我和老乔进行了一次深入的沟通。

我指出了他在工作中存在的问题,铁证如山,老乔也供认不讳。承认由于自己的性格缺陷,影响到了大家的工作。

我给了老乔两个选择,要么继续留在公司,但不参与任何新功能的开发,我也会把他的座位搬到办公室的一角,远离大家,他就只负责 code review 和确保所有的依赖都保持更新。

要换了我的话,只要工资不降,让我把座位搬到门外去也是可以商量的,上学时候坐了那么多年特殊位子,这哪是个事儿。一世英雄沦落为守门大爷,以乔帮主那种个性,怎么可能受得了这般屈辱。

第二选择,大家好说好散,过去的事我们就都让它过去吧,公司会支付老乔几个月的薪水,我也会给他写推荐信,以便他另谋生路。老乔最终也选择了后者。

我们说好了他在两周内将手上的工作交接出来,而后便可离职。

但周末的时候,老乔发信息给我说,他没有什么可交接的,从今天开始他就算是正式离职,不会再来公司了。

估计乔帮主回家后越想越气,还交接个毛线,劳资不干了。而 CEO 也有理亏之处,也就不再为难乔帮主了。在座的诸君听闻后,原本紧绷的身体都舒缓了下来。

好了,大家就放松努力干活吧!还有有什么问题吗?

G 君:老乔那张椅子可以换给我吗?

办公室里所有人都坐的是 CEO 买的二手椅子,唯独乔帮主有把崭新的高级座椅。这可真是墙倒众人推啊,但这动作也太快了吧,这把椅子上还残留乔帮主的股温!简直把正义凛然的我胸口都气痛了。

直到随后我分到了乔帮主的 4K 显示器,才慢慢缓了过来…

自此,世界再次恢复了和平,等待着下一次资本主义铁拳的落下…


肉酱

我们每天所度过的「日常」呗,说不定实际上就是一个个奇迹的连续而成的呢!
肉酱 @ Toky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