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常呗

死不张扬离奇离职事件(上)

November 27, 2019

在还没来日本之前,我就听闻过一个关于日本终身雇用制的传说,话说一份工可以打一辈子,等到退休时候公司会给你一大笔钱,安度晚年…

而从我这几年的经历看来,这的确也只是一个传说而已。虽然三份工作都是以正社员身份签署的无期限劳动合同,但由于加入的都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创业公司。就拿现在这家说吧,上个月开会的时候,CEO 才圈了重点,如果下轮融资失败,银行里的钱还够挥霍九个月。

公司都垮了,难道我还能牵着肉酱搬到 CEO 家里住着吭老去?🤔

结果连九个月都还没有挨到,一场人事巨变确已于上周悄然拉开了帷幕…

突闻噩耗

上周写完了霸哥传,心情不错,又迎来了周五,哼着小曲儿到了公司,刚放下包,CEO 在 Slack 上发来条消息。

肉酱,请跟我到会议室走一遭,公司有些人事变动的通知。

瞬间我整个人就方了。

是因为看到我中午休息时候写爽文,这是要开除我了吗!?

叫你别写了别写了,写得像 💩 一样,粉丝只见出不见进。这样好了,把饭碗给写砸了!

跟着 CEO 来到了会议室,他关上门那一刻,只觉得脚下一软眼看就要跪下痛诉自己的罪责,以求公司看在我还只是个孩子的份上,放过我一马。

CEO 关上门转身坐下,严肃的对我说。

我认识到现在公司存在严重的人事问题

我想你摸着良心给我说

如果乔治会继续在这里工作的话,你还愿意留在公司吗?

瓦特?乔治?!

乔治

乔治是公司的研发总监,从应用开发到系统架构,都归他负责,我的面试官之一,在面试的时候我意外的发现,他居然会说中文,因此还没有开始上班便对他有了好感,哪知我踩进了一个天坑。

乔治是我这么些年来一起工作过的人里面最难相处的一个,不分国籍。这个四十出头的美国大个子非常情绪化。按理说这不是坏事,比起日本人那种一拳打在棉花上永远不受力的态度来说,我其实更喜欢和直爽一点的人打交道。但是乔治不一样,他完全是被情绪牵着走,心眼小且易怒。

作为领队,他更是我见过最差的管理者,没有之一。开发团队在他的带领下,过去六个月加起来项目沟通会议的时间不超过一个小时,不开会的原因简单说来是因为他对公司发展心中有怨气。

全公司的开发人员都以他为首是瞻,绝无二心。以他的技术能力,明明稍加指点,对我们能力的提升,以及项目的进展都是大有益处的。但即使是再小的问题,只要被他逮住了,他总得借机把你给说到怀疑人生。

在他的暴政之下,办公室绝大多数时候鸦雀无声,就怕一不小心触动他敏感的神经。毕竟大家都是在异国他乡讨生活的人,能侧身过就都不会横着走,真的没那必要。

CEO 为了讨好他,每天下午风雨无阻都要陪着他去买下午茶,但转过头他依旧会时不时嘲讽 CEO 之前写的代码是坨 💩,简直开了我的钛晶狗眼。

忍无可忍,无需再忍。于是有了上周五的那次会面。CEO 问了每个人同样的问题,如果乔治会继续在这里工作的话,你还愿意留在公司吗?。由于我通常都是最后一个到公司的,所以我其实是最后一个被采访对象。

肉酱,肉酱,你想啥呢?问你话呢

哦哦,刚才走神了

既然我的饭碗端稳了,又开始构思下周的文章了

老实说吧,我…

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

虽然老乔治的脾气很差,性格也毫无可取之处,但是,他的确是我这几年写代码碰到过技术最好的大佬,在他的嘲讽谩骂中,我的代码明显比六个月之前写得要好多了。

此外,除了尖酸刻薄不近人情蛮横跋扈小题大做(已知负面成语已用完),他其实也并非十恶不赦。有一次中午公司全体聚餐,吃饭地点距离公司大概步行 30 分钟,一路上大家都三五成行有说有笑,只有他一个人一出门就被落在了后面,我眼睛余光扫到了他,看着他落寞的身影,正打算放慢脚步等等他,谁知他钻进一个小胡同遍不见的人影。

在距离那家餐厅还有一个街口处,他不知从哪里又冒了出来,我走上前去。

老铁,打哪来呀!

那是我进公司以来第一次说普通话,结果那也是最后一句。

我不喜欢和一大堆人走在一起

要不是我俩身高有别,我真想摸摸他的头已示安慰。因为从他身上我看到了那个孤僻不合群的自己。

老乔治家中尚有未满周岁的女儿和离职不久的老婆(可惜他没有九旬老母卧病在床,破坏了此处画面感,可惜可惜)。

除了上述原因以外,潜意识还告诉我,待会儿要真 💩 甩到风扇上了(when shit hits the fan),乔治怒急攻心,要手撕叛徒的话,至少我还可以立马躺下大叫!

乔爷手下留人!我家中尚九旬老母!冤有头债有主,出门左转…不对不对。是他们,是他们!

于是乎,我坚定的答到:

我愿意!

乔治的末路

万万没想到,结果我是全公司唯一一个回答愿意的人…


肉酱

我们每天所度过的「日常」呗,说不定实际上就是一个个奇迹的连续而成的呢!
肉酱 @ Toky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