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常呗

送外卖的工作泡汤了

March 09, 2020

2020 年 3 月 9 日,周一,东京阴。

上个周末本应是我坐上飞机回国的日子,返乡一周的行程在去年年底就安排好了。但鉴于当下的局势,我的航班不出意外的被取消了。回不了国,本已联系好的送外卖的工作也因此泡了汤。

为什么肉师傅我辣么优秀,还没回国就能把送外卖工作给安排好?话说很久很久之前…

番茄炒鸡蛋

去年是我来到日本的第三个年头,开春换到了在日本的第三家公司,语言不通的问题解决了,工资也更高了,按理来说一切都是在向着更好的方向发展,但另一个问题却日益凸显。

来日本前,想到过可能会碰到的各种问题,譬如语言不通生活寸步难行,又或者技术不精工作无法胜任。但从来都没有考虑过「吃」的问题,因为从小到大,「吃」这事对于我来说都是饱腹即可,从来没有过高的要求。

要我能够回到过去,在机场拦下即将踏上这段未知旅程的自己,

“肉师傅啊,你辣么喜欢吃蔬菜,自己也就只会番茄炒炒鸡蛋,在日本「吃」这道坎估计你迈不去啊!”

过去的我肯定三步并作两步,上去就是一巴掌。

但万万没想到,最意想不到的事竟然发生了。去年下半年,我对家乡菜的想念简直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,这便是之前我提到在考虑回国一事的引子。

送外卖能接受吗?

我有一个习惯,做任何决定前,都会考虑能否接受可能出现的最坏情况,如果能够接受,那就甩开膀子干。那要是回国,可能面对的最坏情况是什么呢?找不到全职工作,只能靠打临工,譬如送外卖维持生计?

我 jio 得阔以!

爱看电影的我,早些年还参加过电影字幕组,除了打零工外,我还能自立山头,搞个翻译小组,假以时日小有名气,说不定还能接个广告啥的,澳门新葡京广告的投放量不是挺大的嘛。

有了在日本投资被动收入的支持,我回去后也不用找正经工作了。一三五打临工,二四六翻译字幕,周日就去流浪狗收留中心当义工。比起在日本做个萨拉利人(サラリーマン / Salaryman / 工薪一族)应该会更快乐吧。

2.jpeg

唯独就是不知道自己能吃下送外卖的苦 🤔。

好在肉师傅我也算是个实干派,几经波折,皇天不负有心人,终于找到一位开冒菜店的远房亲戚,随即与冒菜亲戚取得联系,介绍了下自己的情况,表达了希望到他店上为他送外卖体验生活的决心。

亲戚:这事不太好办啊…

我:免费劳动力不香吗!?

亲戚:现在外卖都是走的大平台,我们店上没有专职外卖员的坑啊…

失望的沉默

亲戚:有了!有些客人冒菜吃得下饭,想再加碗白米饭,这种情况我们只有差小工给客人单独送去,你要来了的话,你就可以专门负责送白米饭!

我:老板等我来报道!


但现在都泡汤,还得继续扮演萨拉利人了…被动收入继续谋划中,打临工、成立字幕组、当自愿者这些梦想都得靠它来支撑了。


肉酱

我们每天所度过的「日常」呗,说不定实际上就是一个个奇迹的连续而成的呢!
肉酱 @ Tokyo